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服装资料 > 设计师访谈 > 正文
专访设计师叶锦添:“艺术创作面临一道难关”
Θ中国服装款式网  设计师访谈栏目  添加时间:2007-03-31
作为“2007文博会艺术节”的重头戏,百老汇音乐剧《国王与我》将于4月25日在深圳大剧院进行亚洲首演。该剧的服装设计由曾获奥斯卡“最佳美术设计”的设计师叶锦添全力打造。

  昨日(29日)在接记者采访时,这位在中西文化间穿行自如的设计师表示:中国传统文化始终放在我的心中,也是我设计最重要的来源,“现今的世界,找不到方向,我相信传统会带领我们进入未来。”

  “中国文化对我的创作至关重要”

  记者:您与很多国际影视公司都进行了合作,此度与美国百老汇公司合作音乐剧,有何具体思路?

  叶锦添:开始我也在考虑是用泰国的强烈色彩还是本身比较素的色彩,但是后来在泰国发现了一些布料,本身就很漂亮,最后决定照着布料本身的风格走。我看过很多历史图片,如上世纪70年代的电影《国王与我》的服装设计中,风格就有着东西方融合的东西。所以最后的服装风格带着一点各自传统的东西,在舞台上呈现一种东方与西方的对比。具体来说,安娜是个寡妇,所以服装较为素淡,与心情的灰暗相映;泰国国王则用黑色压在金色后面,他是一个威严的、已经很西化的国王。

  记者:在你的设计中,借鉴了很多中国古典文化的内蕴。

  叶锦添:我创作的东西要有独一无二的根源。我大概是全世界拥有中国服饰相关图画最多的人,大量的书籍、图像,就是我进入传统的入口。中国文化深藏不露的力度和东方美学的震撼效果,对于我的创作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

由叶锦添打造舞美和服装的昆曲《长生殿》

  “中国人会找到自己的文化形象”

  记者:近年来你在设计和工作中始终寻找的是什么?

  叶锦添:我在寻找“我们到底长什么样子,我们是谁?人是如何认识自己的?”我要找到人的本真的样子。现代人能感觉到古典的美,但已经找不回来了。时尚潮流是一直在变化的,我相信有一天属于我们的古典潮流会再回来。
记者:您希望要展现给他们真正的中国现代的东西?

  叶锦添:对。我相信中国人会找到自己在世界文化中独有的形象。我们要慢慢开始建立一种文化认同感。我想找到中国现代的、让我们骄傲的东西。自己比别人多了几分幸运能进入国际世界,希望做出来的东西有可被认出的中华内涵。

  “我们的艺术创作面临一道难关”

  记者:中国的传统艺术大有乾坤,需要用心细细品味和寻找。

  叶锦添:如果大家都陷入一种倾向中,喜欢看浮躁的东西而不求精致内蕴,就会与真实的古典产生距离。在《卧虎藏龙》前足足有7年时间,我几乎没有碰过电影,而是专注地研究人的身体跟布料的关系,研究传统戏剧。到2004年参与制作昆曲《长生殿》,对我来说又是一个转折,它让我看到很多传统中令人兴奋的东西,但那丢失的也真可怕。

  记者:所谓浮躁,反映在艺术创作上就出现了一种单纯逐利的现象。

  叶锦添:我们的艺术创作如今面临一道选择的难关,只有两条路:要么继续庸俗化,要么通过努力守护艺术,创作一些精彩的、有影响力的东西出来。我不想掉到商业中,当今的时尚中渗透了很多商业,这不是我希望的。

  “我工作一重要部分就是寻找传统”

  记者:对于传统文化和艺术的传承,其实不少国家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。

  叶锦添:日本一直全力去保护很多传统的东西,日本人为100个传统工匠出书,把工匠们的位置提得很高,手工艺一直在日本传承和得到重视。韩国也非常尊重自己的传统文化。我曾参与过很多国家的舞台剧创作,在和他们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个共识:无论对哪个国家来说,创新固然重要,但传统更为重要。

  记者:对于传统文化的重视需要一个过程。

  叶锦添:我现在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寻找传统,传统就是人曾经有过的思想行为的精华。我们一直在为之努力,想给传统一个“长生殿”。

  记者:现在有许多人都在为中国传统文化找一个出口,如提倡汉服、恢复私塾,包括你们对传统戏曲的再挖掘等,那你认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出口在哪里?

  叶锦添:这个问题不可能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解决,要几代人一起想这个问题才有可能。归根结底,我相信我们的传统文化能够复兴,这需要强大的经济作为基础,更需要很多人务实的重建。毕竟现在很多人都意识到这一点了。等人们的焦躁心理渐渐散去,等一切都平衡了,钱都不重要了,文化就来了。

来源:互联网
中国服装款式网 (Yfu.cn) 版权所有
中国服装款式网 网络事业部 国内领先的服装款式、时装发布会、时装走秀、时装周视频、服装设计、流行款式设计效果图提供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