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服装资料 > 设计师访谈 > 正文
品牌设计师——接班人的烦恼
Θ中国服装款式网  设计师访谈栏目  添加时间:2008-03-27

  新官上任通常是值得庆贺的好事。然而在高级时装界,每一位新任设计师都面临一个难题:如何在保持品牌传统风格的前提下来施展自己的创意?每一个品牌在诞生之初都是依靠创新,但是当创新被奉为经典之后,时尚界的新旧血液又该如何交融?

  两周前,法国时装品牌Chloé正式宣布,Paulo Melim Andersson 将不再担任设计总监一职,这距离他上任不过1 年半的时间,期间他只设计了三个系列。Chloé公司总裁 Ralph Toledano微笑着宣布:“Paulo 是一个富有才华的设计师,我们感谢他作出的贡献。我深信他日后的事业会取得成功。”

  Chloé 的巅峰时期无疑属于Phoebe Philo,是她将Chloé塑造成年轻时髦女性和女明星心目中最酷的女装品牌。但是自从Phoebe Philo离任之后,Chloé就开始走下坡路。《国际先驱论坛报》毫不客气地将其2008 秋冬系列形容为“笨拙”,《纽约时报》的时尚编辑Cathy Horyn 也坦言:“Paulo MelimAndersson 设计出来的东西既没趣,也不‘Chloé ’。”

  “成为Phoebe 的接班人是一项非常难的工作。”《Vogue》杂志的时装专题编辑Harriet Quick 表示,“她本身就是那种风格的代名词,而且她成功了。Chloé最受欢迎的那些款式已与她密不可分——漂亮的宽松衬衫、裤子,乃至那种天真无邪的气质。而Paulo 试图加入更复杂的裁剪技术,塑造出更艺术化的风格,但许多人都不能接受这种改变。” 连锁奢侈时装店Machtes 的买手总监Bridget Cosgrave 也承认,时装零售业界非常在意Phoebe Philo 的离任,“Chloé的销量确实不如从前了。Paulo的任务很棘手,一方面他必须向前看,创造出不同的东西,同时,他又得忠于原味。”

  归根结底,这是时尚品牌普遍存在的成长难题,但是从来没有像在本季这样引人关注。在不能炒冷饭的前提下,接班人们要如何让顾客满意,保持品牌的一贯风格?

分页:1 2

  让我们来历数一下本季时装界的人事变动。Marco Zanini 接管Halston,Stuart Vevers 成为Loewe 的创意总监,Avsh Alom Gur 执掌Ossie Clarke,Esteban Cortazar 进入EmanuelUngaro, Alessandra Facchinetti 成为Valentino 的接班人。

  Avsh Alom Gur 开局不利,他的设计被普遍认为过于戏剧化,恐怕只能在1970 年代复古派对上穿着。相比之下,Stuart Vevers 更幸运些,因为西班牙品牌Loewe 的风格不像Ossie Clarke那样鲜明而固定,他的设计至少达到了既优雅又忠诚的底线。“接替别人的确是件尴尬的事,不过我很清楚该如何对付这种局面。我当然有自己的审美观,但我只用它来锦上添花。我掌握的分寸是对半开。”Vevers 说。这得多亏他有过类似的经验——3 年前,他曾成为Muberry 最成功的一位设计师NicholasKnightley 的继任者。

  Alessandra Facchinetti 曾经担任Gucci 的创意总监,但是只做了两季就被炒掉。显然他从往日的失败中学会了如何掌握这微妙的平衡。发布秀结束之后,Valentino 多年来的事业伙伴兼生活伴侣Giancarlo Giammetti 高兴地称赞Facchinetti“在尊重大师的前提下尽显漂亮和摩登”。

  对于品牌来说,又何尝不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和妥协。一方面,他们希望新设计师能带来些新鲜有趣的元素,但是另一方面,他们又害怕品牌传统被破坏。Givenchy 的发展历程是一个典型例子。Alexander MacQueen 和JulienMacdonald 都曾效力于Givenchy,两人的工作经历都不算愉快。现任设计师Riccardo Tisci 也遭到不少诟病,人们无法将他创造的低胯紧身裤和罗马式凉鞋与当年Hubert de Givenchy 为奥黛丽—赫本度身定制的优雅连衣裙联系在一起。一个品牌因设计创新而成名是一回事,但这并不代表它的忠实顾客总想追求前卫。如果一个设计师把一个历史悠久的品牌改造得太过摩登,也就难免变得面目全非。

  既然设计师的离去会让一个品牌难以为继,何不干脆关门大吉?HarrietQuick 的理解是:“这些巴黎古老品牌已经拥有了成熟的零售规模,他们有店铺,还有最赚钱的化妆品和香水,所以没有人会愿意就此收手。”

  被时尚圈公认为最擅长新旧融合的设计师是1997 年开始接管Balenciaga的Nicolas Ghesquière。他的标志性蛋形轮廓和奢华面料继承了已故创始人Cristóbal Balenciaga 的经典风格,却呈现出十足的现代感。同样表现出这种适应能力的还有YSL 的Stefano Pilati、Lanvin 的Alber Elbaz、Nina Ricci 的Theyskens。

  其实,Paulo Melim Andersson 为Chloé 设计的最后一个系列已经与Chloé的经典风格靠近了不少,可令人尴尬的是,这绝不是他个人最出色的作品,也未能逆转他黯然离去的命运。“设计师确实需要一段适应期,但目前的经济气候迫使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。”Harriet Quick 说。

  如今,重振Chloé的担子落到了年轻的英国女设计师Hannah MacGibbon肩上,人们对她寄予厚望,因为她曾在Phoebe Philo 的手下工作过。Chloé公司的总裁Ralph Toledano 也十分看重这一点,他在宣布任命时说:“Hannah多年来一直是我们公司的成员,我们期待她能为Chloé的世界带来新的创意。”

  在这句话中,其实重要的是“Chloé的世界”,而不是“创意”。

分页:1 2

来源:互联网
中国服装款式网 (Yfu.cn) 版权所有
中国服装款式网 网络事业部 国内领先的服装款式、时装发布会、时装走秀、时装周视频、服装设计、流行款式设计效果图提供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