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服装资料 > 设计师访谈 > 正文
中国服装业发展30年:设计师的精彩
Θ中国服装款式网  设计师访谈栏目  添加时间:2008-11-17

  中国服装业发展30年,从最初的生产加工制造大国,到10年前企业、设计师纷纷自创品牌的格局转变,其中滋味企业自知,设计师自知。经历了多年的探索,尽管中国服装尚未形成与国际服装品牌抗衡的强势品牌,但是至少某些服装企业形成了鲜明的设计理念与独特的企业文化,成为亮相欧洲、参与国际对话的先例。

  如今,中国的设计师越来越多的走出国门,把标志着中国设计的创意展现在世界潮流尖端,世界顶级的时装周上不乏中国设计师的面孔。另外,一些设计师,引领着都市时尚人群的消费趋势。对于时尚界来说,无论经典和名气的光环多么耀眼,新生力量永远是最具生命力的源泉。对于一个城市也是如此,顶级品牌和顶级设计师的强势话语权,永远不能取代新生无畏的新锐力量,即使那仅仅是一股才刚刚浮出水面的潜势力,他们被冠上一个年轻的词汇———“新锐设计师”。

  香港理工大学设计学院院长Lorraine Justice出版的《设计中国》(China by Design)中写道,“他们不像意大利设计师那么戏剧化,也不像日本设计师那么有结构感。中国的新生力量是独一无二的。他们的作品是实用主义、经验主义和视觉冲击力的结合。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中国的时装正在成为时尚业的又一个标杆。这里积蓄了强大的能量。”

  理想还是现实?探究新锐

  在最好的年纪获得成功是很多设计师的梦想,但这一直以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,即便是在国际时装界,年纪轻轻便一举成名的例子在过去也不多见。而类似这样的“幸运儿”如今接连登场并非偶然现象,其背后的成因值得深究。

  首先,完善的设计师培育体系越来越显现出不可替代的优势,对于梦想成为设计师的学生们来说,进入圣马丁这样的学校不再是高不可攀的天国梦想。如果有幸成为其中的优秀者,离成功则仅仅一步之遥;其次,成熟的产业环境为设计人才提供了更多的机会,只要拥有足够的设计才华与实力,即便是“穷学生”,也有机会得到专业人士的认同,从而获得一些财团的资助,顺畅地迈向成功之路;再次,国际市场的年轻化趋势带动了顶级品牌市场定位的转变,一方面老品牌纷纷转向低龄的设计,为年轻设计师提供了一些机会,另一方面市场对新品牌的接受度也逐年走高,使得新锐设计师拥有了更广阔的生存空间。而更重要的是,西方虽然拥有全世界最顶级的时装发布平台,但是越来越多的发布平台对中国设计师敞开了大门。

  一般来说,设计新锐力量通常以两种方式存在。一种是为时装企业或品牌担任设计师,市场化的设计师,设计上流行而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时尚,比如我们熟知的品牌ZARA、MNG就是起用年轻的设计师团队,风潮几乎席卷全球,但我们却很难一下叫出设计师的名字。

  另一种则是建立自己的品牌或者工作室。纵观国际,一般来说,一个设计师发展的路程应该是:做著名时装设计师助理———进入大品牌做品牌设计师———建立自己的工作室———建立自己的品牌。一个设计师的长成需要一个漫长的成长过程。

  做原创设计,抄袭与被抄袭是从未分割开来的一对矛盾兄弟,香港的时尚撰稿人Dora Chan去年为德国的出版机构撰写一本名为《亚洲年轻时装设计师》的书,曾经特意在上海逗留了两个月,研究中国的时尚业现状。在她看来,中国时尚业目前没有什么严重问题。“假货是个问题。但我始终认为,只有你优秀,别人才会来抄袭你。而如果你真的很优秀,别人不管怎样也会追随你的。”

  大家都想赚大钱,但在当今的中国,真正做设计的并不赚钱。因为没有人认为买衣服要为额外的脑力劳动付费。

  新锐设计师何艳对此深有体会。2003年,她从公司辞职,自立门户。不到一年之后,她在华东师大后门的一个小酒吧做了三场发布,获得了热烈的反响。2007年,她在进贤路上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。何艳专营高级订制服,因为以她目前的财力,无法负担成衣的生产。尽管以每年一个系列的速度推出新款,并且也积累了相当数量的客户,但何艳坦言在尚街的生意不好,自己的生活至今也尚未获得改善。

  对此,邱昊表示毫不惊讶。在他看来,设计师起步时期生活艰苦是肯定的。“我至今无车无房,所有的钱都用来买面料,做设计。”他说,“在国外,年轻设计师们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买面料,这很正常。”
  
  年复一年,新锐设计师的品牌不断出现在这个时尚场,又很快地相继倒闭,年轻设计师如何生存,是他们所面对的最严峻的问题。Dora Chan在撰写《亚洲年轻时装设计师》时,原本打算将入选设计师的年龄限制在25岁以下。然而,她发现在亚洲,这个限定是过分苛刻的。在欧洲没问题,但亚洲设计师需要一段时间来使自己的风格成熟化。中国设计师需要一段时间,旅行或者留学,来使自己充分理解国外的审美、融入西方文化。这样一来,他们就已经过25岁了。而在此之后,他们又需要几年时间来塑造和稳固自己的技巧和风格,所以当一切就绪,大多数人都将近30岁了。甄选的年龄标准一再放宽,最后为了在其他方面有所保证,Dora Chan将界限提高到了40岁,最后入选的四位中国设计师是邱昊、何艳、马可和王一扬。后两者已经远远超出了25岁。

  聚光灯还是默默耕耘,谁在做新锐?

  服装设计往往需要在每个系列作品中体现完全不同的设计概念,所以要花费的精力要比其他的工作多得多。从前期设计灵感,到具体设计阶段每个小细节都要特别讲究,制作后期还得与面料、版型打交道,叮嘱生产和工艺,所有的事情都弄好才能出一个好的作品。对于设计来说,就是释放最潮流的理念。对于设计的热爱是新锐设计师的共同点,天马行空的创意与娴熟的操作技法呈现出一派完全不同的设计天地。

  真正符合“新锐”这个头衔的国内设计师,大多还在默默无闻地耕耘,他们选择的方式多数是开设一家自己的店铺,售卖一些个人作品,有些还同时以买手的形式经营,期望通过原始的资本积累,实现经营个人工作室甚至个人品牌的梦想。这类人中最幸运的要数上海的陆坤,他的工作室起初默默无闻,后来受到当地社会名流的关注,自从辣妹维多利亚和全球最著名的富家女Paris Hilton穿上他设计的服装后,一跃成为国内知名度最高的设计师之一,其设计作品也随之身价倍增,这一切都缘于他的老外经纪人对他的成功营销。然而,他到底能“红”多久、“红”到什么程度,目前尚未知晓。

  吉承,一位植根于上海的本土青年设计师。曾求学于意大利MARROGONNI时装设计学校,先后担任Basic Krizia、Missoni Sport两大品牌在香港的设计师。之后作为意大利女装品牌“D’A”的视觉艺术总监,在品牌经营和拓展中获得了极高的赞誉。

  2002年,吉承创立了自己的品牌La vie,一个将中国元素与西式裁剪及东方人少有的幽默风格融合的品牌,受到了许多特立独行、追求自由与时尚的女性的偏爱。

  2004年9月吉承作为全世界10位时尚设计师之一受NOKIA集团邀请,参加“NOKIA完全时尚新闻发布会”的作品设计及展览。2005年3月在新加坡国际时装节和4月上海国际服装节中其京剧题材的作品引起空前的轰动。现在La vie已进驻上海时尚地标外滩18号零售。

  李鸿雁,2000年8月毕业于东华大学拉萨尔国际设计学院,主修服装设计,曾作为上海新锐设计师应邀参加2003年上海时装周展示。2006年2月~5月,作为中国两名当代设计师中的其中一名,应邀在澳大利亚COLOUR Exhibition的墨尔本中国艺术馆展示设计。

  值得骄傲的是,李鸿雁与志同道合的设计师们创立了上海本地品牌insh(in shanghai)。insh是一个极具上海概念的品牌,其所有的设计理念以上海为背景,运用现代设计灵感,捕捉上海潮流生活方式,反映新时代的上海和新上海人的时尚。目前insh在上海新天地、泰康路艺术街(insh 旗舰店)、法国巴黎、英国伦敦等设立了专卖点。

  目前,最走红的中国时尚界新锐设计师邱昊,毕业于著名的英国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女装设计专业,是该学院这两年来唯一的一个中国学生。2001年,他与合伙人在上海成立女装品牌Neither Nor,创建One by One/LAB设计概念店,该店是上海最早一批本土独立设计店中的佼佼者;在伦敦学习期间,曾担任Alexander McQueen, Body Amr等品牌的设计师助理;获得2006年度《周末画报》“全球杰出华裔新锐设计师奖”;2007年在伦敦注册了设计时装品牌Qiu Hao。前不久在上海开设品牌店,并发布了第一个男女中性服装的秋冬“伤害”系列。

  翻开2006年下半年一直到现在的各种专业或非专业时尚杂志,邱昊几乎成了出镜率最高的本土设计师。2008年中国设计师邱昊赢得澳大利亚美丽诺羊毛标志大奖,这绝对是对新锐设计师欢欣鼓舞的消息,也是令中国服装设计界振奋的消息。他将与Karl Lagerfeld、Yves Saint Laurent、Ralph Lauren、Dolce & Gabbana 和Giorgio Armani等设计巨匠一起,入主羊毛标志大奖名人堂。

  一直以来,邱昊都以实验性的态度设计时装,让衣服自己说话---服装设计是他自我表达的方式。邱昊的设计往往很容易打动那些感性的人,他们对生活有自己的思考,希望找到与众不同的东西。

  邱昊喜欢以自己的态度和标准来展现美,特别弱化服装的性别差异,以现代派的手法再现有机的组织细节,整个品牌风格传递了朴素而夸张的矛盾美学。看似设计低调至极的服装底下,却汹涌澎湃地暗流着源自内心深处的力量和激情。他坚信创意想象是人类所拥有的最重要的东西,时装是人们的自我表达,释放和寻找共鸣的载体。他扎根于上海,相信这座未来的创意中心城市会是他力量的源泉。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
  新锐,就是不被潮流左右

  我们生活在一个现实的社会,对于潮流和时尚是不得不考虑的,但是新锐设计师要做到的是超越潮流,而不受其左右。有的时候,太关注潮流会让人越来越懒惰,希望能走在潮流时尚的前面或者两侧,这样设计出来的作品才会永远流传。

  设计是一种语言形式,一种用于沟通的工具和语汇,它在表现形式上依赖于对美学原则的应用,是很专业的;但它的本质是沟通,可以存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,所以又是很宽泛的,有很多可能性。现阶段,设计师所做的工作应该发生改变,可以和其他领域的东西更多地结合起来,使设计发挥更大的作用,利用各种设计语言去传播设计师所倡导的理念或者思想,或许还有许多我们想象不到的可能。

  每次设计都会从零开始,一定要更新颖,试图“超脱”,一定会突出“自由”的想法。而且希望设计不要和从前的设计太脱节,所以都会有一个过渡或者是通用的东西在里面,比如动感、速度、脆弱感和不稳定性,因为感觉具有了动感就是具有了生命。

  视觉也属于时尚的一部分,就像新锐设计师说的,潮流一进入市场就会成为历史,他们希望自己的设计永远能成为超前的、新的创意。如今,高科技在各个制造领域广泛运用,所以技术在产品的制造上已经是差别无几,只有感性的外观才会产生差异。

  首先,成功需要天赋和努力这两方面相结合,缺一不可。所有的艺术门类,包括设计,只要与艺术创作有关的。个人的天赋———天生的感知能力是非常重要的,而仅仅靠后天的努力和学习是很难达到的,当然努力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其次,在个性方面,新锐设计师其实对自己的要求,比起一般人来说更苛刻。所以当这种性格转移到工作时,他们总希望可以做到不要有什么缺陷。

  新锐设计师作品的阶段性非常明确。一个阶段内的作品就代表这个阶段的水准,之后会有相当的一段时间做一些具体的事情,而不一定是在做创作;到了下一个阶段,意识有了提升,作品和前期的会有很大的差别。对于创作,不是天天想着一些所谓的作品。当一些事情还没有想清楚的时候,就懒得做。好的作品是在一种轻松的心态下产生的,绝对不可能在很大的压力下做出很好的作品。

  设计本身这种语言是相通的也是比较灵活的。当具备一种能力去驾驭另外一个全新的设计领域时,是完全可以去尝试的。品牌是一个整体的服务体系,设计之间关系是互动的。对于新锐设计师来讲,操作一个品牌必须具备综合的服务能力和多方面积累起来的经验。对于设计工作,只有促进而不可能成为障碍。

  设计行业门槛并不是很高,容易建立自己的事业,尤其在过去这种现象比较严重。但是,日前的现状,客户变得越来越理智了,不仅需要你的设计能力,更需要一个持续服务的能力。设计这个领域已经完全市场化了,不同层次的群体消费不同档次的产品。

  新锐,商业与艺术同等重要

  商业设计是学术创作的物质基础,学术创作是商业设计的精神食粮,它们是互相促进的。设计师其实就是一个在学术和商业之间不断跌跌撞撞行走的苦行僧。有的时候比较商业化也是好事,这说明自己的东西,被一部分人接受和认可了。中国现在不是培养大师的时代,应该把创意产业化。

  另一方面,每个设计师在不同时期对设计的理解和评价标准都会不一样。很多新锐设计师现在比较注重设计的功能和趣味相结合,功能是前提,是基础;而趣味是指情趣、品位等等。抓住要领、有趣的设计就是好的设计。具体到商业设计工作中,相信逻辑和直觉的相互作用。设计之前设计师要进行密集的研究和寻找大量的事实细节,帮助找到确定方向的线索。如果对项目、对客户了解得越多,就越有把握运行在正确的轨道上,而一旦上了这条轨道设计师就大胆地依赖直觉进行表现。

  新锐设计师在这个阶段直觉更有表现力,创意要大胆,甚至可以任性。把个人的设计观念放进去,这样才可以使项目更有趣味和感染力,但是必须围绕主题。不偏离轨道,这样才能最终完成设计。

  所以目前,学习对新锐设计师来说仍然是最重要的,过早的形成风格对个人的发展不一定是好事。作为一个设计师尤其是一个年轻的设计师,不应该整天关心自己是否能够建立自己一套独立的风格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风格的形成就是一种模式的产生,很容易丧失了很多探讨和接触全新标准的机会。

  中国服装业发展30年,从最初的生产加工制造大国,到10年前企业、设计师纷纷自创品牌的格局转变,其中滋味企业自知,设计师自知。经历了多年的探索,尽管中国服装尚未形成与国际服装品牌抗衡的强势品牌,但是至少某些服装企业形成了鲜明的设计理念与独特的企业文化,成为亮相欧洲、参与国际对话的先例。

  如今,中国的设计师越来越多的走出国门,把标志着中国设计的创意展现在世界潮流尖端,世界顶级的时装周上不乏中国设计师的面孔。另外,一些设计师,引领着都市时尚人群的消费趋势。对于时尚界来说,无论经典和名气的光环多么耀眼,新生力量永远是最具生命力的源泉。对于一个城市也是如此,顶级品牌和顶级设计师的强势话语权,永远不能取代新生无畏的新锐力量,即使那仅仅是一股才刚刚浮出水面的潜势力,他们被冠上一个年轻的词汇———“新锐设计师”。

  香港理工大学设计学院院长Lorraine Justice出版的《设计中国》(China by Design)中写道,“他们不像意大利设计师那么戏剧化,也不像日本设计师那么有结构感。中国的新生力量是独一无二的。他们的作品是实用主义、经验主义和视觉冲击力的结合。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中国的时装正在成为时尚业的又一个标杆。这里积蓄了强大的能量。”

  理想还是现实?探究新锐

  在最好的年纪获得成功是很多设计师的梦想,但这一直以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,即便是在国际时装界,年纪轻轻便一举成名的例子在过去也不多见。而类似这样的“幸运儿”如今接连登场并非偶然现象,其背后的成因值得深究。

  首先,完善的设计师培育体系越来越显现出不可替代的优势,对于梦想成为设计师的学生们来说,进入圣马丁这样的学校不再是高不可攀的天国梦想。如果有幸成为其中的优秀者,离成功则仅仅一步之遥;其次,成熟的产业环境为设计人才提供了更多的机会,只要拥有足够的设计才华与实力,即便是“穷学生”,也有机会得到专业人士的认同,从而获得一些财团的资助,顺畅地迈向成功之路;再次,国际市场的年轻化趋势带动了顶级品牌市场定位的转变,一方面老品牌纷纷转向低龄的设计,为年轻设计师提供了一些机会,另一方面市场对新品牌的接受度也逐年走高,使得新锐设计师拥有了更广阔的生存空间。而更重要的是,西方虽然拥有全世界最顶级的时装发布平台,但是越来越多的发布平台对中国设计师敞开了大门。

  一般来说,设计新锐力量通常以两种方式存在。一种是为时装企业或品牌担任设计师,市场化的设计师,设计上流行而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时尚,比如我们熟知的品牌ZARA、MNG就是起用年轻的设计师团队,风潮几乎席卷全球,但我们却很难一下叫出设计师的名字。

  另一种则是建立自己的品牌或者工作室。纵观国际,一般来说,一个设计师发展的路程应该是:做著名时装设计师助理———进入大品牌做品牌设计师———建立自己的工作室———建立自己的品牌。一个设计师的长成需要一个漫长的成长过程。

  做原创设计,抄袭与被抄袭是从未分割开来的一对矛盾兄弟,香港的时尚撰稿人Dora Chan去年为德国的出版机构撰写一本名为《亚洲年轻时装设计师》的书,曾经特意在上海逗留了两个月,研究中国的时尚业现状。在她看来,中国时尚业目前没有什么严重问题。“假货是个问题。但我始终认为,只有你优秀,别人才会来抄袭你。而如果你真的很优秀,别人不管怎样也会追随你的。”

  大家都想赚大钱,但在当今的中国,真正做设计的并不赚钱。因为没有人认为买衣服要为额外的脑力劳动付费。

  新锐设计师何艳对此深有体会。2003年,她从公司辞职,自立门户。不到一年之后,她在华东师大后门的一个小酒吧做了三场发布,获得了热烈的反响。2007年,她在进贤路上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。何艳专营高级订制服,因为以她目前的财力,无法负担成衣的生产。尽管以每年一个系列的速度推出新款,并且也积累了相当数量的客户,但何艳坦言在尚街的生意不好,自己的生活至今也尚未获得改善。

  对此,邱昊表示毫不惊讶。在他看来,设计师起步时期生活艰苦是肯定的。“我至今无车无房,所有的钱都用来买面料,做设计。”他说,“在国外,年轻设计师们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买面料,这很正常。”
  
  年复一年,新锐设计师的品牌不断出现在这个时尚场,又很快地相继倒闭,年轻设计师如何生存,是他们所面对的最严峻的问题。Dora Chan在撰写《亚洲年轻时装设计师》时,原本打算将入选设计师的年龄限制在25岁以下。然而,她发现在亚洲,这个限定是过分苛刻的。在欧洲没问题,但亚洲设计师需要一段时间来使自己的风格成熟化。中国设计师需要一段时间,旅行或者留学,来使自己充分理解国外的审美、融入西方文化。这样一来,他们就已经过25岁了。而在此之后,他们又需要几年时间来塑造和稳固自己的技巧和风格,所以当一切就绪,大多数人都将近30岁了。甄选的年龄标准一再放宽,最后为了在其他方面有所保证,Dora Chan将界限提高到了40岁,最后入选的四位中国设计师是邱昊、何艳、马可和王一扬。后两者已经远远超出了25岁。

分页: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

  聚光灯还是默默耕耘,谁在做新锐?

  服装设计往往需要在每个系列作品中体现完全不同的设计概念,所以要花费的精力要比其他的工作多得多。从前期设计灵感,到具体设计阶段每个小细节都要特别讲究,制作后期还得与面料、版型打交道,叮嘱生产和工艺,所有的事情都弄好才能出一个好的作品。对于设计来说,就是释放最潮流的理念。对于设计的热爱是新锐设计师的共同点,天马行空的创意与娴熟的操作技法呈现出一派完全不同的设计天地。

  真正符合“新锐”这个头衔的国内设计师,大多还在默默无闻地耕耘,他们选择的方式多数是开设一家自己的店铺,售卖一些个人作品,有些还同时以买手的形式经营,期望通过原始的资本积累,实现经营个人工作室甚至个人品牌的梦想。这类人中最幸运的要数上海的陆坤,他的工作室起初默默无闻,后来受到当地社会名流的关注,自从辣妹维多利亚和全球最著名的富家女Paris Hilton穿上他设计的服装后,一跃成为国内知名度最高的设计师之一,其设计作品也随之身价倍增,这一切都缘于他的老外经纪人对他的成功营销。然而,他到底能“红”多久、“红”到什么程度,目前尚未知晓。

  吉承,一位植根于上海的本土青年设计师。曾求学于意大利MARROGONNI时装设计学校,先后担任Basic Krizia、Missoni Sport两大品牌在香港的设计师。之后作为意大利女装品牌“D’A”的视觉艺术总监,在品牌经营和拓展中获得了极高的赞誉。

  2002年,吉承创立了自己的品牌La vie,一个将中国元素与西式裁剪及东方人少有的幽默风格融合的品牌,受到了许多特立独行、追求自由与时尚的女性的偏爱。

  2004年9月吉承作为全世界10位时尚设计师之一受NOKIA集团邀请,参加“NOKIA完全时尚新闻发布会”的作品设计及展览。2005年3月在新加坡国际时装节和4月上海国际服装节中其京剧题材的作品引起空前的轰动。现在La vie已进驻上海时尚地标外滩18号零售。

  李鸿雁,2000年8月毕业于东华大学拉萨尔国际设计学院,主修服装设计,曾作为上海新锐设计师应邀参加2003年上海时装周展示。2006年2月~5月,作为中国两名当代设计师中的其中一名,应邀在澳大利亚COLOUR Exhibition的墨尔本中国艺术馆展示设计。

  值得骄傲的是,李鸿雁与志同道合的设计师们创立了上海本地品牌insh(in shanghai)。insh是一个极具上海概念的品牌,其所有的设计理念以上海为背景,运用现代设计灵感,捕捉上海潮流生活方式,反映新时代的上海和新上海人的时尚。目前insh在上海新天地、泰康路艺术街(insh 旗舰店)、法国巴黎、英国伦敦等设立了专卖点。

  目前,最走红的中国时尚界新锐设计师邱昊,毕业于著名的英国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女装设计专业,是该学院这两年来唯一的一个中国学生。2001年,他与合伙人在上海成立女装品牌Neither Nor,创建One by One/LAB设计概念店,该店是上海最早一批本土独立设计店中的佼佼者;在伦敦学习期间,曾担任Alexander McQueen, Body Amr等品牌的设计师助理;获得2006年度《周末画报》“全球杰出华裔新锐设计师奖”;2007年在伦敦注册了设计时装品牌Qiu Hao。前不久在上海开设品牌店,并发布了第一个男女中性服装的秋冬“伤害”系列。

  翻开2006年下半年一直到现在的各种专业或非专业时尚杂志,邱昊几乎成了出镜率最高的本土设计师。2008年中国设计师邱昊赢得澳大利亚美丽诺羊毛标志大奖,这绝对是对新锐设计师欢欣鼓舞的消息,也是令中国服装设计界振奋的消息。他将与Karl Lagerfeld、Yves Saint Laurent、Ralph Lauren、Dolce & Gabbana 和Giorgio Armani等设计巨匠一起,入主羊毛标志大奖名人堂。

  一直以来,邱昊都以实验性的态度设计时装,让衣服自己说话---服装设计是他自我表达的方式。邱昊的设计往往很容易打动那些感性的人,他们对生活有自己的思考,希望找到与众不同的东西。

  邱昊喜欢以自己的态度和标准来展现美,特别弱化服装的性别差异,以现代派的手法再现有机的组织细节,整个品牌风格传递了朴素而夸张的矛盾美学。看似设计低调至极的服装底下,却汹涌澎湃地暗流着源自内心深处的力量和激情。他坚信创意想象是人类所拥有的最重要的东西,时装是人们的自我表达,释放和寻找共鸣的载体。他扎根于上海,相信这座未来的创意中心城市会是他力量的源泉。

  新锐,就是不被潮流左右

  我们生活在一个现实的社会,对于潮流和时尚是不得不考虑的,但是新锐设计师要做到的是超越潮流,而不受其左右。有的时候,太关注潮流会让人越来越懒惰,希望能走在潮流时尚的前面或者两侧,这样设计出来的作品才会永远流传。

  设计是一种语言形式,一种用于沟通的工具和语汇,它在表现形式上依赖于对美学原则的应用,是很专业的;但它的本质是沟通,可以存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,所以又是很宽泛的,有很多可能性。现阶段,设计师所做的工作应该发生改变,可以和其他领域的东西更多地结合起来,使设计发挥更大的作用,利用各种设计语言去传播设计师所倡导的理念或者思想,或许还有许多我们想象不到的可能。

  每次设计都会从零开始,一定要更新颖,试图“超脱”,一定会突出“自由”的想法。而且希望设计不要和从前的设计太脱节,所以都会有一个过渡或者是通用的东西在里面,比如动感、速度、脆弱感和不稳定性,因为感觉具有了动感就是具有了生命。

  视觉也属于时尚的一部分,就像新锐设计师说的,潮流一进入市场就会成为历史,他们希望自己的设计永远能成为超前的、新的创意。如今,高科技在各个制造领域广泛运用,所以技术在产品的制造上已经是差别无几,只有感性的外观才会产生差异。

  首先,成功需要天赋和努力这两方面相结合,缺一不可。所有的艺术门类,包括设计,只要与艺术创作有关的。个人的天赋———天生的感知能力是非常重要的,而仅仅靠后天的努力和学习是很难达到的,当然努力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其次,在个性方面,新锐设计师其实对自己的要求,比起一般人来说更苛刻。所以当这种性格转移到工作时,他们总希望可以做到不要有什么缺陷。

  新锐设计师作品的阶段性非常明确。一个阶段内的作品就代表这个阶段的水准,之后会有相当的一段时间做一些具体的事情,而不一定是在做创作;到了下一个阶段,意识有了提升,作品和前期的会有很大的差别。对于创作,不是天天想着一些所谓的作品。当一些事情还没有想清楚的时候,就懒得做。好的作品是在一种轻松的心态下产生的,绝对不可能在很大的压力下做出很好的作品。

  设计本身这种语言是相通的也是比较灵活的。当具备一种能力去驾驭另外一个全新的设计领域时,是完全可以去尝试的。品牌是一个整体的服务体系,设计之间关系是互动的。对于新锐设计师来讲,操作一个品牌必须具备综合的服务能力和多方面积累起来的经验。对于设计工作,只有促进而不可能成为障碍。

  设计行业门槛并不是很高,容易建立自己的事业,尤其在过去这种现象比较严重。但是,日前的现状,客户变得越来越理智了,不仅需要你的设计能力,更需要一个持续服务的能力。设计这个领域已经完全市场化了,不同层次的群体消费不同档次的产品。

  新锐,商业与艺术同等重要

  商业设计是学术创作的物质基础,学术创作是商业设计的精神食粮,它们是互相促进的。设计师其实就是一个在学术和商业之间不断跌跌撞撞行走的苦行僧。有的时候比较商业化也是好事,这说明自己的东西,被一部分人接受和认可了。中国现在不是培养大师的时代,应该把创意产业化。

  另一方面,每个设计师在不同时期对设计的理解和评价标准都会不一样。很多新锐设计师现在比较注重设计的功能和趣味相结合,功能是前提,是基础;而趣味是指情趣、品位等等。抓住要领、有趣的设计就是好的设计。具体到商业设计工作中,相信逻辑和直觉的相互作用。设计之前设计师要进行密集的研究和寻找大量的事实细节,帮助找到确定方向的线索。如果对项目、对客户了解得越多,就越有把握运行在正确的轨道上,而一旦上了这条轨道设计师就大胆地依赖直觉进行表现。

  新锐设计师在这个阶段直觉更有表现力,创意要大胆,甚至可以任性。把个人的设计观念放进去,这样才可以使项目更有趣味和感染力,但是必须围绕主题。不偏离轨道,这样才能最终完成设计。

  所以目前,学习对新锐设计师来说仍然是最重要的,过早的形成风格对个人的发展不一定是好事。作为一个设计师尤其是一个年轻的设计师,不应该整天关心自己是否能够建立自己一套独立的风格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风格的形成就是一种模式的产生,很容易丧失了很多探讨和接触全新标准的机会。

分页:上一页 1 2 3

来源:互联网
中国服装款式网 (Yfu.cn) 版权所有
中国服装款式网 网络事业部 国内领先的服装款式、时装发布会、时装走秀、时装周视频、服装设计、流行款式设计效果图提供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