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服装资料 > 设计师访谈 > 正文
“未来对于我是一本无字天书” (图)
Θ中国服装款式网  设计师访谈栏目  添加时间:2009-02-10

  博雷克·西派克是欧洲最顶级的设计师。他曾为捷克前总统哈维尔修缮总统府,日本服装大师三宅一生、法国设计师卡尔·拉格菲尔德是他的好友,希拉里·克林顿、西班牙王储等为收集一套他设计的水晶饰品绞尽脑汁。他喜欢扮成上世纪的人物拍照,他还爱给他的作品起各种各样的名字。接受《外滩画报》专访时,他说:“一把有名有姓的椅子、沙发更容易找到自己的主人。”

  “看,这是107 年前的我。”60 岁的博雷克·西派克(Borek Sipek)指着一幅照片得意地说。此时,他刚从欧洲长途跋涉到中国。路途中,他不小心把黑色运动装染上一团白色污渍,西派克用舌头舔了一下食指,然后旁若无人地用手指擦拭起来。

  照片上的西派克面色发青,装扮成“王”的样子,他的胸前横陈着一位裸体女子。他的手上则拿着自己刚刚制造好的玻璃花瓶,明艳无比。另一幅照片中,西派克和另一位裸体美女坐在他设计的一把椅子上,这把椅子的腿与人腿无异,底部还“穿”着高跟鞋。

  “在我们家,这是惯常的游戏。”西派克的儿子米来在一旁说,“父亲最喜欢上个世纪的欧洲油画,所以经常装扮成里面的主人公拍照。”在这些照片左下角,标注的时间正是“1901 年”。为西派克拍照的,是捷克最著名的摄影家强·索德克(Jan Saudek)。

  而捷克前总统瓦茨拉夫·哈维尔、日本服装大师三宅一生以及法国设计师卡尔·拉格菲尔德都是西派克家中的座上客。当有人提及与他齐名的顶级设计师菲利普·斯塔克时,西派克满不在乎: “你问我们的区别?斯塔克比我胖5 公斤。”


  “我最喜欢做建筑师”

  在欧洲,拥有一件西派克设计的作品,那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。希拉里·克林顿就曾经与西班牙王储一起,为收集一套西派克的水晶饰品绞尽脑汁。西派克设计的一把椅子或者一只花瓶,售价都超过1 万欧元。

  但西派克却说:“我真的不喜欢别人叫我设计师,我最喜欢做建筑师。”一切从一幢房子开始,那是多年前西派克给姐姐设计建造的一幢玻璃屋。自孩提时代,西派克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就与他贫乏单调的日常生活形成了对比。到15岁,他的父母先后因癌症去世,西派克变成一名孤儿。即便如此,衣食拮据的西派克还成为了布拉格城里最早穿喇叭裤的人之一,“那是我自己缝的一条裤子。”

  事实上,西派克在14 岁时,就尝试着做家具和鞋子。当时在布拉格,人们还买不到尖头鞋,西派克就决定自己用皮革做尖头鞋。尖头鞋做好后,他快活地从一条大街走到另一条大街,最后走得鞋子都破了,只好赤脚回家。

  成年之后,西派克倚仗自己的一手木工活谋生。与此同时,他在汉堡和斯图加特大学分别完成了建筑和哲学专业的学习。“那时候,我被称为一名优秀的绘图员。”

  一次,姐姐家的屋子需要翻修,这是一个限制特别多的项目,房子要建造在狭长的地带,西派克为她设计了一幢玻璃屋。出人意料,这幢玻璃屋获得德国建筑大奖。全世界的时尚、建筑杂志不厌其烦地赞美它,西派克成功了!至今,“我姐姐斯坦尼斯拉娃都居住在里面。”

  为哈维尔修缮捷克总统府

  说到建筑师,世界各地有许多著名建筑出自西派克之手,其中最负盛名的是捷克总统府。“刚开始,哈维尔总统是让我为布拉格城堡设计一把款待国宾的椅子。”椅子上艳丽的紫色触动了哈维尔的心,他开始让西派克负责起整个城堡的修缮。“历届总统都住在这个城堡里,其实我也是在为总统设计他的家。”

  在交往中,西派克发现两人对戏剧都十分热爱:哈维尔就职前,是著名的异议人士,其所著的剧本《乞丐的歌舞剧》、《无权力者的权力》都是强烈的政治寓言;而西派克最喜欢的剧作家则是莎士比亚和萨缪尔·贝克特。在和哈维尔总统探讨贝克特的喜剧潜能时,“我们成为好友”。

  在装饰材料方面,西派克和哈维尔都喜欢传统的元素。即便如此,由于布拉格城堡已经有1200 年的历史,两人对于具体的修缮方案分歧很多。比如, “城堡中有一面建造于公元8 世纪的墙,它有两米厚,打通之后可以通往一个巴洛克风格的舞池。当时我提出来打通这堵墙,但是遭到强烈反对。因为这面墙太特殊了,年代很久远,谁也不敢擅自动它。”

  为了说服总统,西派克查阅了大量相关资料,他在此基础上用科学的推理方法计算出,在公元8 世纪之前,“从结构上来讲,这面墙其实是没有的。”他这么做是为了让哈维尔相信,自己所做的“只是在恢复原貌”。西派克用两个月的时间说服了各方相关人士,终于,大家同意把这面墙敲开。

分页:1 2 下一页

  “游牧”设计师

  西派克把大量时间和金钱都花在旅行上。即便在修缮布拉格城堡的12 年间,西派克也没有停止在世界各地的游历。每年,他所飞越的路途至少有几十万公里。他从布拉格出发,到达北京、东京、阿姆斯特丹、米兰、柏林、特斯特和维也纳,“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游牧建筑师。”

  而流浪的西派克跑到墨西哥,则是为了印证他心中的哲学观:“按照综合思维,物体跟人是平等的;按照分析思维,人则比物体高级。我很钦佩前苏格拉底时代的综合思维。这种思维方式至今还在墨西哥的印第安人中存在。我知道这种平衡在当今社会很难达到,但是我会努力尝试,使之成为某些人生命的一部分。”

  几年前,为了寻找柳条家具,西派克在菲律宾呆了足足2 个月。对东方文化迷恋的西派克游历了几乎所有的亚洲国家:“泰国、日本、印尼和中国都很吸引我。比如,日本人与中国人多年以来一直坚持在各个领域发展原创风格,无论是在时尚、电影、设计上都非常有震撼力。同时,这两个国家对传统都非常尊重,他们对传统材料也都有绝妙的使用。以生产瓷器为例,他们要先制作瓷坯,瓷坯状如麦圈,业内人士称其为‘蛋糕’。在欧洲,‘蛋糕’一般停放一周,然后即被烧制出来。在日本,我发现其‘蛋糕’停放时间长达100 年。工人们每天都浇水并用湿布覆盖它们。”

  在中国,西派克和儿子米来拥有一个工作室。两父子在制作家具和玻璃时,同时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:“在欧洲请2 个人干活的费用,在这里可以请20 个人来干。”年轻的米来和父亲想法一致:“这并不是坏事,它恰恰说明只有在中国,才能找到真正的手工制作。”

  如今,当全球的建筑大师都把目光投向中国,西派克却没有急于在这里建一幢不朽的房子。2007 年,西派克在上海接到第一单室内设计的生意——设计豫园万丽酒店的顶层spa 和商场。有一段时间,因为这个项目,西派克需要经常往返于上海和布拉格,航空公司因此为他预留了一个座位。有一天,航空公司误将他的座位卖给了一位女士。毫无疑问,意外事件的发生影响了西派克的工作。但西派克没有因此大发雷霆,他还和乘务人员开起了玩笑:“不如这样,让我和那位女士坐同一个座位,这样你我都会开心的。”

  曾梦想当一名厨师

  小时候,西派克的父亲经常在周末带他一起下厨。“我们家的传统是周日的伙食由男人们负责,我五岁就开始进厨房做菜了。”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,西派克都梦想去当一名厨师。

  这种嗜好一直延续到成年后。在布拉格,西派克拥有两家餐馆:一家泰国菜馆和一家法国餐厅。长久以来,西派克每天都在工作室做饭。当他游历到中国或者其他地方,他最喜欢光顾的就是各大餐厅,“我会研究如何烹制菜单上开列的特色菜品,第二天回到家就自己做。”

  尤值一提的是那家法国餐馆,餐馆里的一切都是西派克自己设计的。来餐馆用餐,所有被客人看中的餐具酒杯、桌椅桌布、烛灯、洗手盆甚至服务生的服装,都可以出售。“如果你喜欢,你就尽情享受吧。”

  如今,这种理念也被带到了上海,西派克在这里建造了一家名为“这里Sipek”的酒吧。酒吧的门有点类似中世纪的铡刀,7 米高的玻璃大门上,各种玲珑剔透的玻璃保护神,比如一头“牛”,从玻璃做成的花草藤蔓中伸出头,好奇地张望着人类世界的一切。门内350 平方米的空间,被西派克用玻璃错落地分割成几大片。酒吧里的一切也都是西派克自己设计的,从吊灯、摆设,到桌布、沙发,“所有的东西,只要你看上,都可以买走。”

  酒吧除了采用传统的布拉格紫色,还充斥着大块的金黄和正红,“我受了中国文化的影响,在包房里用了这些(中国)颜色”。儿子米来随手拿出一个金属衣架:“看,我们在上面绘上了祥云。”

  不过,从小跟随父亲周游世界的米来,却与西派克不同,他一点不含糊地说:“我的理想就是要成为一个建筑师。”西派克听后张大了嘴巴,大笑着对儿子说:“假如你成为了建筑师,一种情况是你很差,那样会败坏我的名声;还有一种情况,你居然超过了我,那我会嫉妒得发疯的。无论如何,我都要杀了你。”


  “我从不计划什么”

  西派克爱好广泛,喜欢接受所有新鲜刺激的东西。

  比如,西派克从未想过成为一名玻璃艺术家。如今,他的玻璃饰品已销往全球。你会经常看到他手握手机,流畅地说着捷克语、荷兰语、意大利语、德语或者英语,“我在应付来自世界各地的定单。”

  他还把法国Sèvres 公司发展成了最大的客户之一,他为它们设计餐具。在此之前,这家法国公司只制造毕加索和布拉克的雕像作品,它们都被称为“纯粹的艺术品”。

  上世纪80 年代,西派克开始在室内设计界声名鹊起。他设计的作品无不成为最有吸引力的社交场所。无论是时尚的晨曦咖啡吧,还是将鞋子挂在时尚货架上的Shoebaloo 鞋店,几乎没有人会错过参观探访它们的机会。

  卡尔·拉格菲尔德遇见西派克后,立即央求他为自己在巴黎的时装店做室内设计。“西派克绝对是个天才。”这个高傲的法国时装大师说。

  几十年来,西派克还养成一个奇怪的癖好:给自己制作的家具起各种各样的名字。“一把有名有姓的椅子、沙发更容易找到自己的主人。”他常常在飞机上获得灵感,突发奇想为自己的作品起上一个捷克名字。

  在家里,如果西派克把每天早晨喝茶用的杯子摔断了把手,他不会马上将它扔进垃圾桶,“我明白我和它的关系,我喜欢它。我会继续留着这个杯子。我对这类能使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感受肃穆的做法,非常痴迷。”

  谈到服装设计师,西派克最喜欢日本的三宅一生,“我每一件衣服几乎都是他设计的。”但自从有机会造访中国后,每次到上海,西派克都会去外滩定制几套新衣服。“中国人比较容易接受欧洲的思维方式,他们会对结果有一个预判,在这一点上我更喜欢中国而不是日本。”他说:“最主要的是这里的人们并不活在过去,也不活在未来,他们要的只有现在。”

  关于未来,他说:“未来对于我是一本无字天书。”此时,他懒散地靠在一个暗绿色的高背沙发上,那是他专门从捷克空运而来的。“我不喜欢有计划。”现在,他更喜欢做的是去三亚看海、到苏州淘明清的家具。


分页:上一页 1 2

来源:互联网
中国服装款式网 (Yfu.cn) 版权所有
中国服装款式网 网络事业部 国内领先的服装款式、时装发布会、时装走秀、时装周视频、服装设计、流行款式设计效果图提供商